≡≡≡ 竹乡警苑 ≡≡≡
沐川公安信息网 ==>> 竹乡警苑
那些年,捡菌子的事
上载时间:2015/8/5 15:33:52      信息提供:沐川县公安局      浏览次数:1322
 

“采蘑菇的小姑娘,背着一个大竹筐,清早光着小脚丫,走遍树林和山岗……”,每当听到这首耳熟能详的儿歌时,我的心仿佛又回到了那天真无邪的年代,置身于那个阳光照耀、层林尽染山坡上,唱着歌儿,尽情地采着一大片、一大片的蘑菇。

那个时候,我还小,农村条件贫寒,山里没有公路,通往镇上的路也都是崎岖的山路,山里的人要想走出去更是不容易,山里的孩子平时没什么零食吃,大多吃山上的野果子,像地瓜、毛梨等等之类,那时,因为没有砍伐,山里的林木还很茂盛,林木深、植被厚、湿度大是蘑菇生长的绝佳环境,每年到了7、8月份,山里的菌子进入生长旺盛的季节,每年这个时候,我们总会把捡菌子当成最大的乐趣,一场雷雨过后,经验告诉我们,山里会冒出许许多多不同种类的菌子,记得那是一个雨后的早晨,我和弟弟把牛牵到一片山坡上放,沿着山路一直往上走,牛在前面一边吃草,一边往山坡上走,刚走到半山腰,只听到弟弟“啊”的一声惊呼,我顺着他眼神的方向望去,天啊!一大片开的正鲜的菌子被牛踩的稀巴烂,弟弟赶紧把牛撵走,幸好还有一些侥幸没被踩烂的,刚从土里长出来的菌子看上去很鲜嫩,菌子的顶端还会带有一些土,经过一夜的生长加之晨露的浇灌,那些看上去白嫩嫩的菌子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显眼,像是一朵朵刚出水的芙蓉,格外诱人,这种菌子是我们那里常见的一种菌类,我们那里的人都叫它“三塔菌”,翻译出来的意思就是这种菌子一般都会在相隔不远的三处地方同时一起生长,人们一般只要发现了其中一处地方,就会把周围一转全部找遍,直到找到最后两处才肯罢休,我和弟弟看着地上的菌子,又相互对望着,苦笑一翻,怎么办?我们都没带工具啊,灵机一动,干脆就用雨伞给包回去吧,我们用木棍沿着菌子的根部仔细的撬,生怕因为一个动作不够仔细把根撬断了,因为“三塔菌”的根吃起来很香很脆,捡菌子的人都会连根拔起,那样吃起来才够味儿,一会儿功夫,除了牛脚踩烂的那些之外,撬了近二十多朵,于是我们又分头寻找其余两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两处都离的不远,看着两处未被损坏的菌子,晶莹透亮,草丛间,或亭亭玉立、或粗粗壮壮、或扁扁平平,一朵、两朵、三朵......雨伞里的菌子越积越多,记不清到底捡了好多,只是记得当时我和弟弟把雨伞倒过来,里面装的满满当当,一人抬一边,小心翼翼的从山坡上下来,然后抬回了家中。

回到家后,把菌子一朵一朵从雨伞里拈出来轻轻放在竹筛里,捡过菌子的人都知道,切不可将菌子一股脑倒出来,那样的话会把菌子全部压坏,不仅从美感上减了不少分,而且也不利于清洗,将水笼头的水打开,那是山里的一股清凉通透的泉水,用来洗“三塔菌”最适合不过了,先将菌子的叶片部分掰下来放到一边,因为菌子的菌杆会带有很多泥土,如果和叶子一起洗的话,泥沙会钻到叶子里面,无法再将其清洗干净,准备好工具,便开始清洗起来,洗菌子其实是个漫长的过程,要仔细的洗,慢慢将杆上的泥巴用指甲抠掉,要换好几遍清水不断的清洗,等清洗完了之后,再将菌杆一丝一丝扯开,像撕一块劲道的鸡肉块,再将菌叶也撕成指头粗细,最后将水挤干,端到厨房,开始烹饪一锅美味的菌子汤,先将锅里放上猪油,待油化开了后,倒入已准备好的土鸡蛋,鸡蛋的个数不必太多,太多了会影响菌子本身的鲜味儿,待鸡蛋煎熟后???倒入菌子,一起翻炒,油温不易太高,否则会将菌子炒糊,慢慢在锅里翻炒,直到菌子炒出香味,再加入少许清水,等水烧开成乳白色汤汁,即可出锅,一碗香喷喷的菌子汤就做好了,对于那时候的我们来说,一碗菌子汤就是一种绝佳的美味,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分享着我们的成果,其乐融融,甚是开心至极。

后来去城里读书了,能吃上山里的菌子的机会也就少了,那时没有冰箱,无法将许多新鲜的食材保存下来,所以很多时候都与美味擦肩而过,再后来去了更远的地方读书,半年才能回家一次,那时,因为家里本身就不富裕加之要供我们两姐弟读书,所以,父母经常省吃俭用为我们筹学费和生活费,记得那年夏天,正值暑假期间,一场雷雨过后的清晨,山路湿滑滑地,晶莹的露珠挂满了山里丛间的每一片叶子,妈妈早早地上山,她知道,这样的大雨过后,山里肯定会长出很多菌子,半晌午的功夫,妈妈回来了,手里提了好几串刚采的菌子,都新鲜的很,足足有好几斤,妈妈知道我们两姐弟嘴馋了,留下了一串菌子,又赶紧提着剩下的菌子去街上,我知道,她是想把剩下的菌子都换成钱,山里的路不好走,需走上近2个小时,加之下雨路滑,妈妈穿着一双已经被露水浇透的胶鞋,深一脚浅一脚的往街上走去,摔了好几跤,菌子也被摔的稀巴烂,到了街上,那些人还不停地跟妈妈讨价还价,说妈妈提的菌子全部摔烂了,根本不值钱,最后所有的菌子加起来仅仅卖了20元钱,妈妈揣着那20元一步一步从街上走回来,回来后已经接近晚上了,看着妈妈那双已经磨破的胶鞋,再看看她从怀里慢慢掏出的那还带着体温的20元钱,我的心酸酸的痛,我知道,妈妈是为了能给我们攒钱,供我们读书,我心疼妈妈,更体谅妈妈,那晚,我们将妈妈留下来的菌子煮了一锅汤,一家人围坐在桌子前,幸福的喝着汤,那时,日子虽然清贫,却感觉那碗菌子汤如此美味、暖人心。

过了几年,我和弟弟都有了自己的工作,家里的日子也慢慢好起来了,山里的路也全部修成了水泥路,人们下山也方便多了,爸妈再也不用筹集我们姐弟俩的生活费而日夜奔波了,因此,每年到了7、8份回家,捡菌子成了我们一种乐趣,我和弟弟没有经验,不知道哪里长菌子,所以每次都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蹿,忙碌了一上午还是无功而返,妈妈却不像我们,她捡了好多年菌子,知道哪些地方才有,有时只要一去就会遇上一大堆,索性都跟着妈妈走吧,要是遇到一堆菌子,还可以享受一下那种采摘的乐趣,可是,捡菌子这活儿却不像我们想象中那么简单,夏天里,到处杂草丛生,荆棘蔓延,又是毛虫又是蚊子,很多菌子又都生长在一些不起眼的角落里,或是一些乱蓬蓬的草堆里,要想顺利捡到菌子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妈妈似乎习惯了像从前一样,天不亮就起床,带上手电筒就出发,有时没捡到菌子就早早的回了家,有时运气好还是会捡上好几斤菌子回家,照样是双被露水浸湿的胶鞋,就连裤子也会被露水一直打湿到膝盖,可是,在妈妈脸上却再也看不到当年那种为攒钱而努力奔忙的窘迫感,而是一种满满的幸福感油然而生,每次回来她都希望能给我们多带一些菌子回来,她像个天真的孩子,每次都希望我们能夸她又捡那么多菌子,每当这个时候,她会感到无比的高兴,其实,这就是一种无私的、伟大的母爱,她总希望她能带给我们惊喜,给我们快乐,而她却把艰辛留给了自己,“母爱”这个东西,其实真的说不清道不明,以前年轻不懂事,不明白母爱的真正含义,而当自己真正成为了母亲之后,才发现,“母亲”这个词真的很伟大,作为母亲,她可以付出所有甚至生命,只为给自己的孩子更多、更好的爱,这就是“母爱”,一个无可替代的代名词。

2014年,我来到了茨竹,茨竹这个地方,其实之前在我的文字里也记载了不少关于它的故事,无从人文、地理或是风土人情……唯独没有提起过茨竹这个地方也是个盛产菌子的好地方,茨竹山高林密,常年气候湿润,很适合各类菌子的生长,最常见的有“斗机菇”(书名“鸡纵菇),这种菌子一次只生长1-5朵,个头大小不一,但这种菌子很香,比我之前提到的“三塔菌”还要香,这种菌子产量很少,所以价格也比“三塔菌”要贵上一倍,也许是因为环境的因素,茨竹的“三塔菌”好像总比其它地方的要多,每年到了7、8月份,总会看到附近的人提着菌子卖,有些是三两朵,有些是满满一口袋,更多的则是直接用背篓装,价格不一,他们会根据菌子的新鲜度来定价格,其实,看别人捡到菌子也是一种享受,恨只恨为什么不是自己捡到的。派出所对面有个单身汉,五十来岁,每年这个时候,他几乎每次从山里回来都是满载而归,而每次捡回来的菌子几乎都卖了,几个月下来收入还颇为可观,听说,他捡菌子是有诀窍的,每当在一个新的地方捡到了菌子,他就会回家????址详细写在一个本子上,并注明年月日,等第二年这个时候他再去那个地方,就一定会再捡到菌子,日积月累,捡的菌子多了,小本子上写记得密密麻麻了,因此他总会根据不同的时间去往不同的地点,所以,自然而然他捡的菌子也就比别人多了。而如今,人们的生活条件好了,追求的生活品质也就更高了,各类野生菌种渐渐成为了人们餐桌上的一种美味,人们将新鲜的菌子经过加工后放到冰箱,或是做成罐头都是一种不错的保存食材的一种方式,等到逢年过节再做成一锅美味菌子汤端上桌来,三朋四友围拢一堆,将菌子汤盛到碗里端到每个人手上,瞬间的菌香味会弥漫整个房间,让每个人几乎垂涎欲滴,喝一口到嘴里,至舌尖、至喉咙、直至胃……慢慢喝、慢慢品,汤喝到一半,用筷子将碗里的菌子夹到嘴里,“嘎吱、嘎吱”响,脆嫩脆嫩的,如此美味的食材也不愧被欲为是“素肉”一称,一会儿功夫,一锅汤便会被一扫而光。

荧屏上《舌尖上的中国》火了,记得里面有一节是专门介绍怎样在山里去采摘新鲜的菌子,又怎么能做出美味的菌子的整个过程,让我又一次想起了童年时代,那个食物匮乏的年代,现在还能清晰记得的是妈妈用猪油炒出来的菌子的香味,那些童年的过往,瞬间,像放电影一般全部在脑海过滤一遍,再将那些儿时捡菌子的经历拾起,成为我文字的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