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竹乡警苑 ≡≡≡
沐川公安信息网 ==>> 竹乡警苑
记得那一份真诚的母爱——致母亲
上载时间:2016/3/16 15:23:00      信息提供:沐川县公安局      浏览次数:1872

很久没有给母亲打电话了,昨天中午忙完工作之余,给母亲打了一通电话,电话中的声音还是那样慈性、干脆,话语中时刻都在激励着自己。挂了电话后,才知道有有一段时间没有回家看望二老了,此时,回味着过去,畅想着过去的那一份真诚的母爱。

    母亲的爱伴着我成长。80后出生的我,那时家里不是很富足,父亲在外务工,母亲撑着一个家,除了照顾我,还有年迈的爷爷、奶奶。母亲是一个淳朴的农村妇女,没有读多少书,但是她把对知识的追随寄托给了我,也把无限的母爱给了我。记得那是一个冬天的早上,天空飘着大雪,母亲打着火把牵着我送我去小学读书,在途经一座独木桥时,由于下雪天桥上有暗冰,我不慎掉进了冰冷的小河沟里,母亲情急下也跳进河沟里,把我拉到岸上,刺骨的河水把我冻得全身发麻,母亲一把把我抱在怀里,往家里飞奔。到家后,母亲急忙把我身上被河水浸湿的衣服换掉,看着我脸被和手脚冻得通红,母亲赶忙搬来烤火炉(烘笼),在厨房里给我煮了一碗热姜汤。过了一会,母亲见我没什么大碍后,又带着去前往学校的路上,再次经过独木桥时,母亲背着我,小心翼翼地趟过独木桥,在离学校不远处时,母亲拉着我说:“儿啊!你要认真读书,只有多学知识,才能学会做人,本来今天我应该给老师请假,但是你耽误了一天课程就要掉一天的课,不要怪娘狠心”,我没有着声,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示意。到学校后,母亲把我送到教室,给班主任解释了我迟到原因,在连声向班主任道歉后,她才缓缓地走出教室、离开学校。在今后的几年小学读书生涯中,只要遇到下雪、雨天,母亲都会送我去读书,经过独木桥时,母亲都会背着我小心翼翼地趟过独木桥,后来,独木桥没有了,变成了一座青石桥,每逢上学时,母亲都会站在桥边,静静地观望我渐行渐远的身影。母亲在那次跳下河沟拉我上岸时,由于冰冷、浸湿的鞋子在脚上没有及时换掉,从此落下了病根,每逢阴雨天时,小腿和脚就会发出一阵酸痛。长大后,脑海里无数次闪过母亲送我快到学校时讲的那一席话,我想说,母亲,你给了我无限的爱,让我成长,让我懂事,你辛苦了。

    母亲是一个严厉的人。年少时,父亲为了让我们的家庭条件好一点,常年在外务工,我和常年在母亲的家庭教育下慢慢成长,母亲对我很严厉,在我们那个年代就是典型的“皮鞭”教育。在我小学毕业,即将步入初中时代,这是我小学时代的最后一个暑假,就在这个假期的一天上午,母亲叮嘱我在家认真温习功课后,就去做农活去了,母亲刚一走,年少贪玩的性格让我按耐不住,于是我就偷偷跑出家和村上的几个发小到邻村的水库里去钓鱼耍,这一玩就把时间抛在脑后,一直玩到天黑后,我才知道今天该干什么。刚到家门口,母亲坐在堂屋正中,“仇视”的眼神直视我,母亲生气了,直觉告诉我母亲即将“发飙”,我连看她的勇气都没有,母亲把我嚎进屋,跪在她面前,我偷偷地看了她一眼,脸上露出愤怒的表情,同时也附注着累了一天的倦容,她先用严厉的语气训斥我浪费时间,不珍惜眼前,更不珍惜母亲和父亲对我的默默付出,这次她真的生气了,手里拿着一根竹条狠狠的教育我,就在这时,竹条上的细刃把我背部划出了一道很长的口子,直冒血珠,母亲看见后,就停住了,将竹条扔了,然后就到厨房里准备晚饭,我就一直跪在那里。一会,内心告诉我,赶快给母亲道歉,于是我慢慢从地上起来,胆怯地往厨房走,在刚到厨房门口时,我看见母亲坐在厨房灶台旁的凳子上哭泣,自责地说自己不该打我,这是我第一次看见性格刚毅坚强的母亲哭泣,我好后悔,于是跑过去抱着母亲,伤心地对母亲说,我错了,对不起,我以后会好好学习,再也不惹母亲生气了。就是那一晚,我让母亲第一次哭泣,到现在我都很后悔,永远在我心里记忆犹新。这就是我的母亲,一个严厉而内心又是充满仁慈的母亲。

    母亲教会我如何做人。2012年,我有幸成为了一名基层人民警察,从此开启了我这一辈子都离不开的从警路。上班前的晚上,家人祝贺我成为一名警察,那晚母亲做了很多我喜欢吃的菜,在饭桌上,母亲还是用那种干脆、严厉的语气给我说:“儿啊,你是咱家第一个警察,你就是吃公家饭的,那么就要对得起公家,你是农家的孩子那就更要对得起百姓,做人要正,做事更要正,只有你做人、做事正了,就不会怕歪人斜事,我和你爸都是农村的,我们默默付出的收获就是你在工作中多为群众办实事、办好事,这样我们就以你为荣”,母亲的言语,平淡却富有哲理。在工作中,我牢记母亲的教诲,公正做人,透明做人,公正办事,多做实事。有时在工作上遇到瓶颈时,我都会细细地回味着母亲给我讲的那一席话,时时地鼓励着我,时时地教导着我。每次回家时,母亲变得唠叨了,时不时地问我工作累不累,生活好不好,经常叮嘱我别让领导操心,别让群众失心,别让自己灰心,有时我也愿意给母亲说,说说工作上的烦恼,讲讲生活中的点滴,母亲都跟往常一样,静静地倾听着,当我忠实的听众。后来由于工作上的忙碌,回去看望母亲的时间少了,有时就打打电话问候一下,我知道母亲想念我这个儿子,但是她内心告诉我,怕影响到我的工作。现在,我不再和母亲畅谈工作上的烦恼,因为不愿母亲心里更多一份牵挂和忧愁。

如今的母亲老了,平凡的她两鬓已经冒出了充满岁月的银发,慈祥的面容上也多出了一道道皱纹,佝偻的身子变得矮小,同时也印证着她曾经为了这个家所承担的痛苦、责任和付出的无私无悔的无限母爱。此时,已无需多言,愿天下母亲健康。

                                         -----底堡派出所王彪